美欧贸易战降温:农场库存加重 特朗普中期选举压力
2018/7/30 9:07:49

      [必须指出的是,第一财经记者通读这份美欧联合声明后,发现了其中的奥妙:欧盟仅仅承诺降低大豆进口壁垒而非承诺购买大豆,美欧双方在这份联合声明中指出:“我们也同样要在服务、化工、医药、医疗产品以及大豆方面降低贸易壁垒并增加贸易。”]

      法德领导人软硬兼施皆无法做到的事情,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是如何办成的?

     7月25日美欧双方达成朝着“零关税、零非贸易壁垒和非汽车类工业产品零补贴”方向努力的美欧贸易“停战”协议后,容克团队说服特朗普团队的原委浮出水面:在同由美国商务部和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组成的美谈判团队僵持不下的情况下,容克团队通过与美国国家经济顾问库德洛的密会,实现了美欧表面上的和解。

     德国媒体指出,正是库德洛的出现令美欧和解出现可能,但背后真正原因还是美国总统特朗普本人:美农业库存现状给特朗普造成了极大压力,尽管双方声明缺少实质内容,特朗普仍然急需以“天然气”、“大豆”等关键词为噱头为自己缓解中期选举方面的压力。

     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美冷藏肉类库存等一系列情况显示,坚持打贸易战的特朗普政府正在自食其果,进一步贸易冲突对实际经济生活造成的影响“最多再给他们半年时间”。

      欧洲人选择在库德洛身上碰运气

      在容克赴美前,美欧谈判陷入恶性循环和僵局之中:欧盟以坚持美方取消钢铝关税为前提才肯再次开启谈判,而美方则坚持不取消该关税,但表示仍随时可以对话。

      欧盟贸易委员马姆斯特罗姆(CeciliaMalmstr?m)在赴美前提到,在钢铝关税问题上,欧盟一直在与美国进行深入的接触,以寻求解决办法,然而她同美国商务部部长罗斯的许多次讨论几乎都失败了,现在欧洲对美国以国家安全之名进行的汽车“232调查”深感忧虑,因为这将是灾难性的。

      从受影响的贸易量上来看,欧盟受钢铝关税影响的钢铝产品为64亿欧元,而欧盟对美出口的汽车和汽车零件价值每年则超过500亿欧元。

       马姆斯特罗姆当时坦言看不到破局迹象。而由于容克作为欧盟委员会主席缺乏足够政治授权,没人指望容克能真正与特朗普达成交易,容克方面在赴美之前也一直在降低对此行的预期。

      此外,容克访问华盛顿之前的一个小插曲是,被看到在7月中旬北约峰会赴晚宴的途中步履蹒跚,幸好被其他欧盟领导人扶住,才没有摔倒,这段视频广为流传。欧洲盛传容克当时醉酒了,但容克表示,他那天走路困难的原因是背部疼痛和坐骨神经痛。无论醉酒还是病痛,这都令欧洲人质疑在这种情况下,容克能否进行这趟跨大西洋旅行并圆满完成任务。

      库德洛的出现改变了这种局面:在此前,欧洲从未考虑过接触这位今年春天才加入白宫团队的前电视经济学家。然而,在同罗斯和USTR代表莱特希泽磋商无果的情况下,欧洲人选择在库德洛身上碰碰运气。

     德媒透露,在与特朗普会晤的前一天,容克派出欧盟委员会秘书长泽尔迈尔(MartinSelmayr)与库德洛会面。二人在华盛顿的一家旅馆里起草了几段他们可以达成一致的意见文本。这些也是后来协议的核心内容。

     不过,当25日下午出现在白宫时,容克仍然不知道特朗普是否也喜欢这个计划。据欧方了解,特朗普通常会听从他会见的最后一位顾问的建议。而欧方并不确定,到底这个人是库德洛,还是罗斯。

     值得一提的是,在25日当日上午,马姆斯特罗姆同莱特希泽进行了对话,但她仍旧没有得到任何明确信息,而容克团队感觉特朗普的这位贸易代表也根本不知道有库德洛版本文件的存在。

     特朗普本人推动这笔交易

     容克同特朗普的会谈在前40分钟中进展迅速,不过在其他人加入后,气氛开始趋向冷淡。特朗普的贸易团队在莱特希泽和罗斯的领导下坚持要求欧洲采取进一步举措来开放其农产品市场。但容克指出,欧洲不希望再重复一次谈判失败的经历,在上次有关美欧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中,双方因为氯漂鸡和转基因食品而争吵不休。

    实际上,在会议中美国还一再就氯化鸡肉和激素牛肉等产品提出出口要求。不过,特朗普的态度出现了变化:当他的一位贸易代表对一项细节纠缠不休时,特朗普问他,为什么这么锱铢必较。很清楚,特朗普本人希望这笔交易能成。

    目前欧盟在对美贸易战中采取了坚决的关税反制措施,而在此情况之下美国农业产品的库存情况不容乐观。

    据美国农业部上周一公布的6月冷藏库数据,肉类(包括禽类肉、猪牛等红肉)总冷藏量已经超过23.7亿磅(约合21.5亿斤),超出一年前的储藏量。仓库冷藏禽肉总量约为13.6亿磅(约合12.3亿斤),较上月增长3%,较去年同期增长6%;仓库冷藏红肉总量约为10亿磅(约合9亿斤),较上月下降7%,但较去年仍增长5%。

美国面临的肉类积压的现状已经给共和党和特朗普政府制造了压力。容克主动要求和解的姿态也为特朗普找到了台阶下。

   与此同时,一向较为亲美的容克在美发表演讲时,使用了特朗普更喜欢听的词语,比如”“天然气”或“大豆”,同时与法、德总理干巴巴地一直谈论跨大西洋关系的重要性相反的是,容克选择了讲故事:他告诉特朗普,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正是美国人把他的父亲从一个纳粹集中营中解救出来。

    最终,美方接受了欧盟关于未来将在大豆问题上有所承诺的让步,但没有在其他农业问题上得到任何更多进展,特朗普则立即向媒体宣布了这一结果。

   必须指出的是,第一财经记者通读这份美欧联合声明后,发现了其中的奥妙:欧盟仅仅承诺降低大豆进口壁垒而非承诺购买大豆,美欧双方在这份联合声明中指出:“我们也同样要在服务、化工、医药、医疗产品以及大豆方面降低贸易壁垒并增加贸易。”

    而在整体农业方面,欧盟方面没有作出任何妥协,不仅在上述联合声明中找不到任何明确法律语句,且欧盟委员会发言人温特斯坦(AlexanderWinterstein)26日也澄清,欧盟不会用“食品和环境标准”来做交易。

    欧盟贸易温和派的胜利

    无论如何,至少目前情势显示,容克完成了此前默克尔和马克龙都无法完成的任务:说服特朗普。从白宫出来后,容克如释重负。他对随行的记者说:“虽然用了足足3个小时,但是我们还是做到了。”

   此次容克得到了美方的两点承诺:第一,在谈判开始后,除非一方叫停谈判,双方均将暂停对等互增关税。也就是说,容克暂时解除了汽车税对欧洲的威胁;第二,特朗普方面承诺将重新评估现有的钢铝关税,尽管这种表述在文本中非常微弱。

   但容克为美欧贸易战升级按下了暂停键:按照欧方估计,若美欧贸易战升级,则美欧双方将有1500万个就业机会受到威胁,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也将骤降。

   对此结果,德国上下喜出望外。德国外长马斯(HeikoMaas)表示,特朗普的支持者显然已经意识到,在贸易战中“中西部农民和锈带(theRustBelt)工人一定会失败”。

   不过,容克的胜利代表了欧盟内部贸易温和派的胜利,也招致以法国为首的贸易强硬派的不满。就在容克返回美国之前,法国财长勒美尔还表示:“我们就在贸易战之中。”他还坚称,欧方不可能在枪顶在头上的情况下跟美国谈判。

    但欧盟内部的博弈力量出现了变化:为了保护国内的汽车业,意大利、西班牙、瑞典、波兰、捷克以及斯洛伐克都纷纷转向了更加温和的德国立场。

    当然,现在来判断这一停战协议将持续多久还为时过早。许多观察者都对特朗普是否会“任性发推”破坏目前的积极局面抱有怀疑态度。

    牛津经济研究院美国经济研究主管达克(GregoryDaco)在给第一财经记者的回复中表示,必须警觉的是,之前已有这种类型的模式,即特朗普突然撤销原先谈好的协议,并再次对谈判国家产品增收关税,最终导致谈判对象针对美国实施“同等规模和强度”的贸易报复。


首 页 | 本厅概览 | 审计动态 | 政务公开 | 办事服务 | 互动交流 | 审计文化
地  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东大直街106号 邮政编码:150001
电子邮箱:master@hljaudit.gov.cn  技术支持:慧典科技
主办单位:黑龙江省审计厅  黑ICP备05000869号